污污污app下载丝瓜视频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叛我华夏者,虽远必诛!”

至于黄表纸上的这九个朱砂草字,也让赵黄庭一下子想到了许多东西。

如果对方真的是针对他而来的话,那么“叛国”这个罪名似乎能够安在现在的他名上。

毕竟前不久,他为了逃避警方的追捕,才跟着Shirley杨等人从国内逃到了加麻大。

现在国内那边李锋已经把天下钱庄掀了个底朝天,天下钱庄有境外势力的背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相信只要到了一定层次的人,应该都知道了。

和境外势力勾结,事败后又逃到境外,说他叛国,似乎也算得上。

而且赵黄庭还想起了很多往事,他依稀记起当年和师兄一起拜在龙虎山那个道长门下的时候,曾听对方提到过,在武道界,曾有一群人长期做着类似于执法者的事。

这是一个介乎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松散组织,似乎是由一群顶尖高手组成,专门铲除一些武道界出去的败类,自然也包括其中最严重的叛国者。

当时那个道长说到这个组织,其实是在教育他们师兄弟的时候,顺便一提。

尽管现代社会武道示威,这个组织说不定早就消失了,但赵黄庭自己也不敢保证,会不会还有抱残守旧的神经病,自作主张拿着这种旧事来找他的麻烦。

而万一那个组织真的还存在呢?

氧气少女居家纯净迷人

而对方能在自己毫无所觉的情况下把黄表纸贴在自己房间门上,难保就没有悄无声息干掉自己的可能。

所以赵黄庭当即就不敢在那个庄园呆下去了,才立即留下了自己要回国的口头信,匆忙离开了那个庄园,甚至后面又觉得不放心,直接离开了温哥华。

至于他留下那个口头信说自己要回国,却是他故意放的一个烟雾弹。

因为看这个样子,对方是因为自己离开华国逃来了加麻大,才认定自己叛国。

如果对方得知自己要回国,是不是就会打消这念头了呢。

至于真的回华国,赵黄庭却是不敢的。

他在华国已经是彻底没有立足之地了,不提他已经成了工庵部的A级通缉犯,就是在地下世界,李锋和玉玲珑这两尊大枭就已经跟他势不两立,而当初还彼此有些惺惺相惜的老冤家聂开山,这个老匹夫现在要是见到他,恐怕第一反应就是提刀便砍吧。

去找沈道君?

师兄因为他的事,已经心灰意冷的退隐了,自己也不好再去给他添麻烦。

何况他就算能替自己和李锋玉玲珑斡旋,大家讲和,可自己这些年替天下钱庄效力,勾结境外势力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所以赵黄庭发现自己不仅是不敢回华国,而是彻底回不去了,那里已经彻底容不下他了。

他的内心充满了悲凉,悔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行差踏错,替天下钱庄做事。

就是在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下,赵黄庭又在多伦多躲藏了一阵子。

每隔两三天他就要换一次落脚的地方,连着换了几次地方后,想象中的敌人并没有找上门来,赵黄庭这才算是放心了一些。

他依旧没有放松警惕,实际上在这随时都能感受到疏离感的异国他乡,想让他身心松懈下来都不可能。

某一天,就在他又一次出门购买食物回来后,却在自己临时落脚的那个房间里,见到了一个穿着宽敞唐装的人。

对方背对着他,站在屋子中间,似乎刚来不久,随意打量着房间里的布置。

听到开门的声音,对方转过身,而看到那张脸的第一时间,赵黄庭就虎目圆睁,死死的盯住了对方。

“师兄!”

赵黄庭失声叫出。

但这个师兄,却不是他叫了二十多年师兄的沈道君,而是他当初和沈道君在龙虎山拜师时的同门师兄张龙虎,天师府的嫡系传人。

张龙虎看着赵黄庭,有些惋惜的开口:“赵师弟,国内不好吗,何至于此。”

“事已至此,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。”

赵黄庭苦涩的摇了摇头,问道:“师兄,那黄表纸,朱砂书是贴在我门上的?”

张龙虎嗯了一声:“我当时留书给,没有立下杀手,本意是希望迷途知返,主动回国的,到了这个境界,死一个就少一个,而每死一个,都是华国武道界的损失,何况还是我同门,我多少有些私心。”

“当离开温哥华打算回国的消息传来后,我很欣慰。”

张龙虎摇了摇头:“可惜,国内那边迟迟没有回国的消息,我只能来找了。”

“看来当初师父训诫我们时,提到的那个执法者组织真的存在。”赵黄庭苦笑,他早该想到的,师父既然说了这种事,显然是有深意的,就是在警告他们这些年轻弟子,别管武道

修炼到什么境界,实力有多强,心中都要时刻有一根不能越过的红线。

张龙虎说道:“家父说的这个组织,平时是不存在的,只有当武道界高手中出现这种情况,并且国家又不方便出手的时候,我们才会短暂的临时的存在。儒以文乱法,侠以武犯禁,更别说我们并不提倡私刑,只不过,武道界有时候又有自我净化的必要,不然我们学武是为了什么。”

张龙虎所说的家父,自然就是赵黄庭和沈道君二人的师父了。

赵黄庭默然,片刻后又冷笑道:“可我都躲到这程度了,们还能轻易找到我,一个短暂的临时的组织,有这么强的情报能力吗,还是说,们在和国家的情报部门合作?”

张龙虎沉默了下,说道:“没有,的下落,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女士提供的……好了,赵师弟,这里人多眼杂,不是处理事情的地方,我们换一个清净点的地方吧。”

“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

赵黄庭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拿起了手边的长柄雨伞,杀气腾腾的瞪着对方。

张龙虎说道:“看在同门的份上,我不想失了体面。”

赵黄庭哼了一声,一个后脚跟抬起勾开门,就准备夺门而去,但刚一开门,就发现木质楼梯下两边各站了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人。

都是东亚人面孔,目中精光湛湛,一看便知也是武道高手。